推广 热搜:

“勾结倭寇,他的胆子也忒肥 动身去浙江

   日期:2020-01-10     浏览:6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今夏这几日倒有大半功夫是在替6绎退还大小官员所送礼品,在6绎筛选过后,哪些人的礼品可以收哪些人的礼品不能收,一一地给人退回去
 今夏这几日倒有大半功夫是在替6绎退还大小官员所送礼品,在6绎筛选过后,哪些人的礼品可以收哪些人的礼品不能收,一一地给人退回去,整个扬州城她赶着马车绕来绕去,估摸着马的腿肚子都快抽筋了。*  *

    刚过晌午,她紧赶慢赶,惦记着饭点赶回来,刚刚停好马车,进官驿后院角门,就又被人复拉上马车。

    “大人?怎么了?”她看着6绎,奇道。

2000
    “上次沈夫人给你的药,你带着么?”6绎先进了马车,放下车帘后才低声问她。

    今夏点点头。

    “出城西,我带你去见一个人。”他道。

    “谁?”

    “到了你就知晓。”

    今夏楞了楞,遂不再多问,驾车根据他的吩咐往城西驶去,最后停在了那片郁郁葱葱的竹林之外。

    穿过这片竹林正是沈夫人的住所,她诧异地想:莫不是沈夫人她回来了?

    跟着6绎往竹林里面行去,也不知沈夫人走时用了什么法子,原先竹林中的那些蛇已少了许多,偶尔见到一两条,也是意趣阑珊地盘在高处,压根就不理会底下的行人。

    直进到竹林深处,6绎径直进了沈夫人的屋子。

    今夏跟在其后,见屋内仍是空荡荡的,显然沈夫人并未回来,直行到里间,才看见竹床上躺着一人,面目不清,待她近前细看,不禁吃了一惊。

    “他、他……他是阿锐?”

    6绎面沉如水,点了点头。

    今夏不可置信道:“他怎么会……变成这样?”

    眼前,躺在竹床上的阿锐盖了件6绎的外袍,光看面部便有多处伤痕,已经红肿溃烂,若非今夏尚从细微处辨认,压根看不出他是阿锐。

    今夏稍稍掀起一点外袍,阿锐身上也有多处伤口,皆与面部伤口一样溃烂,虽然已经清洗过,但仍甚是可怖,令人难以直视。她皱紧眉头,蹲□子仔细检验那些伤口,发现伤口都不深,没有任何致命伤,最重要的是伤口处有毒。

    伤他的人简直是在故意戏弄他,在他身上划满刀口,却无一刀取他性命,存心是要他慢慢伤口溃烂,受尽折磨而死。

    “这是东洋人袖里剑上的毒,和大人你前番时候所中的毒一样,只是这么多伤口……莫非他是遇上仇家了?”今夏费解,从怀中掏出沈夫人留下来的药,正想给他上药,却被6绎拦住。

    “我来。”他接过药去,“沈夫人是说这药内服外敷,对吧?”

    今夏点点头:“对。”

    “你去烧点水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”

    6绎将她打发出去,才掀开外袍,给阿锐上药,其间阿锐一直处于昏迷之中。待今夏烧好水进来时,阿锐身上的伤已经尽数上过药。今夏把药丸在温水中化了,用小木勺一点一点地喂他喝下去。

    能做的都做完,今夏长呼口气,问6绎道:“大人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   6绎眉间深皱:“我找到他的时候,他已经是这样了。”

    “莫非这附近还有东洋人?上次没剿清?”今夏猜度,“可凭阿锐的功夫,若只有一两名东洋人,不该被伤成这样……大人,你说你找到他,你一直在找他么?”

    在某些事上她实在是非常敏锐,而在某些事上又迟钝得惊人,6绎望向她,实话实说道:“我和他谈过一次,之后我以为他很快就会来找我,但他一直没有来,然后我听说上官曦也在找他……”

    今夏望了眼阿锐,转向6绎:“和他谈什么?”

    6绎却不愿再多说:“我猜测,是严世蕃发觉了什么,对他下了手。只是我不明白,严世蕃怎么会有东洋人的毒?”

    “他,和东洋人有勾结?”今夏骇然,“勾结倭寇,他的胆子也忒肥了吧!”

    6绎默然不语,盯着竹床上昏迷不醒的阿锐,一切都要等到他醒了才能有答案。

    今夏支肘托腮,也看着阿锐,忽得想起一事:“大人,咱们明日就动身去浙江,他怎么办?”

    “带走。”

    6绎早已想过,虽说严世蕃已离开扬州,但扬州仍有他的耳目,阿锐断然不能留在此地,只能带他走。具体安排他也已考虑妥当:“明日你雇两辆马车,其中一辆专门装那些礼品,命杨岳押车,到时候就让阿锐藏在这辆车中。”

    今夏顿时明白了,车中有众多礼品,丢一件也是个麻烦事,闲杂人等为了避 2000 是不会靠近马车的,加上有杨岳押车,更加妥当。

    “他……伤得这么重,死了怎么办?”阿锐身上脸上密密匝匝足有上百道伤口,远远超出此前6绎的伤,今夏担心他熬不过去。

    6绎沉默了良久,才低低道:“他心里有仇人,这样的人,命总是要硬几分。他的心里还有意中人,惦记着她,他就舍不得去死。”

    今夏听着,看着6绎的侧面,突然很想问他:那么,大人你的心里有什么?

    这个问题在她唇舌间绕了绕,终是碍于身份有别,不敢造次,没有问出口。

    守着阿锐直到傍晚时分,也不见他有什么起色,今夏心中有些焦急,因今夜谢百里专门为她和杨岳备下践行宴,若是她不去,拂了谢百里的好意,着实不妥。今夏踌躇再三,不得不向6绎说明缘故。

    “他要替你践行?”6绎斜靠在竹椅上,微微挑眉,“怎得,真把你当儿媳妇了?”

    “怎么可能,他就是看在头儿的面上。”今夏总觉得6绎语气怪怪的,又说不出到底哪里古怪。

    6绎也不看她,自顾自继续道:“说不定他放心不下,想让谢霄陪着你走一趟,这才是他真正用意。杨前辈大概也求之不得吧。”

    “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   “未必不可能……”6绎哼了一声,瞥她,“这两桩亲事,你到底挑哪家?”

    “哪家我也没打算挑呀,谢霄这边我都跟他说明白了。”今夏忙道。

    “这种事,你能说得明白才怪。”他没好气道。

    “真的,真的说明白了。”眼看天色暗沉下来,今夏估摸快赶不上开席,心里着实急得很,“大人,我能去了么?回头我多带点吃的给你,好吧?你爱吃什么?”

    “你看着办吧。”

    6绎爱理不理,摆手让她走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
 
0